首页|要闻|分站|网站导航
大众报业集团主办||手机客户端|用户登录

部分易读错字要改音?教育部:还未通过审议,应以原读音为准

近日,一篇关于“这些字词的拼音被改了”的文章刷爆网络引发热议,许多人称“怕自己上了个假学”。“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shuāi)。”有网友提出疑问:背了多年的古诗词读音真的变了?读错的人多了,就成了对的...

阅读全文
  要点
  

1 近日,一篇关于“这些字词的拼音被改了”的文章刷爆网络引发热议,许多人称“怕自己上了个假学”。

2 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汉字拼音研究室强调,这一读音改变还未正式成为国家标准,还需要经过审音委、标准委的审议才能公布,目前还应以原生僻读音为准。

  

  近日,一篇关于“这些字词的拼音被改了”的文章刷爆网络引发热议,许多人称“怕自己上了个假学”。“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shuāi)。”有网友提出疑问:背了多年的古诗词读音真的变了?读错的人多了,就成了对的?有专家表示,语言的发展本就是约定俗成的开放的过程,但是音的改动,要分清哪些是词典承认了的,哪些是尚在酝酿或要求中的,哪些是出于谐韵的需要临时变读的。

事件还原:古诗中易读错的字要改拼音了?

  《播音员主持人请注意,这些字词的拼音被改了!》一文近日刷屏,文中列举了不少诗句,如“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shuāi)。”“远上寒山石径斜(xié),白云深处有人家。”该文称,“衰在诗中本读“cuī”,斜在诗中本读“xiá”,由于读错的人较多,现已更改拼音,现在新版教科书上的注音是衰(shuāi)、斜(xié)。”

  该文经过炒作,有网友不淡定了:“音改了不押韵了”“感觉自己上了一个假学校……”对此,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语言学教授孙剑艺分析,“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中,衰读“cuī”,确实是为了跟前面的“回”押韵。但是假如真的衰读“shuāi”,也是可以押韵的,跟最后一句“笑问客从何处来”押韵。在古诗词中要区分何谓“临时变读”何谓“改音”,押韵与否也不是改音的标准。衰读“cuī”、斜读“xiá”本来就是根据古韵临时变读,而不是真正读音。

  孙剑艺分析,随着古韵不断分化,语言不断发展,押韵与否也有不同的说法,需要持开放的态度,“唐宋人读诗经的时候,也会存在这样的情况,以前押韵的,当时不押韵了,只能按当时的语音来读。而我们现在读唐诗宋词,很多也不押韵了,就按现代汉语来读。诗词的临时变读,情有所原,小孩子读起来也会顺口,但若是语文考试注音,那还得是按词典来。”

  事实上,早在去年5月,就有一篇题为《查词典竟看到“说shuo客”、坐骑(qi)我怕是上了个假学》的文章被刷屏。据《北京晚报》此前报道,在之前举行的纪念《汉语拼音方案》颁布60周年学术研讨会上,不少专家也表示既要尊重、适应拼音随着社会发展而出现的新变化,也不能盲目随波逐流,丢失汉字拼音原有的表意语言魅力。

网友质疑:读错的人多了就要改成错的?

  《播》文发出后,网友质疑:不能读错的人多了,就改成错的吧?孙剑艺说,据分析,中国的生僻字中,形声字读半边的情况非常多见,“语言发展是非常灵活的,但即使大家普遍认为都是对的,也需要国家规范来认定,遵从统一的国家标准。”

  据了解,《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2016年作出修订,但目前还处于征求意见阶段。根据征求意见的《审音表》,记者发现,骑的读音统读为二声,这早在1985年的《审音表》中就做了统一。1985年以前,有两个读音:“qí”和“jì”。1985年国家语委颁布普通话异读词审音表,废“jì”,统读“qí”。

  “但是,这并不代表‘jì’不能读了。”据孙剑艺介绍,在《现代汉语词典》第七版中,虽然骑没有入“jì”音,但是却在后面注明了:铁骑旧读“jì”。那要不要旧读“jì”呢?在诗词需要区分平仄时就有必要了,比如需要用去声讲平仄时,需要读“jì”,“因为在‘一骑红尘妃子笑’中假如读成平声的话,就不讲平仄了。”

  另外,很多网友担心,旧读音代表了曾经一段文化历史,当旧读音慢慢消失时,可能也代表一段时期的传统文化淡出公众视野。

  孙剑艺介绍,其实这种情况,在各个民族各个时代的语言发展史上都会存在,这也是语言文字工作者需要做的事情,“虽然字的读音改变了,但每一次改变都需要记录在案,供学者、专家研究分析,在研究领域继续存在并发挥价值。”

专家:语言发展不能“非此即彼” 不应“一刀切”

  对于字词读音更改引发的争议,孙剑艺谈了自己的观点,“荀子说‘约定俗成谓之宜’,语言的发展本就是约定俗成的过程,本就不是一成不变的。”

  而据澎湃新闻报道,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教授王晖认为,影响语音变化的因素很多,约定俗成是最重要的社会因素,“时有古今,地有南北,字有更革,音有转移,亦势所必也。社会在发展,语言也在变化。以前是错的,那么到现在反而认为是对的,这种变化是挺正常的。”

  在王晖看来,部分字词的读音不一定“非此即彼”。“如果你认为现在的音不会有影响的负担,你也可以读‘shuāi’——可以有自己的读法,但不能说,另一种读法就是错的。”王晖认为,对于语言读音“不要一刀切”。“我读了这么多年的cuī,都很顺口,然后告诉我不能这么读了,是错的——这样一刀切,老百姓当然不同意了。”

  《咬文嚼字》主编黄安靖此前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今后正式发布的《审音表》应该不完全和《征求意见稿》一样,“也许网友担心的‘读音改动’根本就不会出现在正式发布的《审音表》中,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对此王晖表示认同,“语言观其实就和哲学一样,需要辩证看待,不必紧张。”王晖建议,教师在授课时应按教材确定的读音来教,同时也要明白,此前的读音并非“一定是错的”,只是向学生“推荐最新的读法”。“那种古雅的读法,在一定语境下,也可以使用,不要告诉学生这就是错的,而且建议试卷考题不要涉及这样的题,除非标准答案也两个。”

教育部:还未通过审议,应以原读音为准

  2月19日下午,记者就此事致电教育部求证,主管汉字读音审定的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汉字拼音研究室回应称,包括上述诗词中生僻音在内的一些古汉语生僻音确实有调整,调整原则是古汉语生僻音在现代是存在的且有其相对应语意的就保留,但如果只有生僻音而与其现代音所对应的字所对应语意相同则使用现代读音,这也是考虑到推广使用的方便,而且考虑到了大多数人的意见。

  同时,教育部语言文字应用研究所汉字拼音研究室强调,这一读音改变还未正式成为国家标准,还需要经过审音委、标准委的审议才能公布,目前还应以原生僻读音为准。至于新版教材和字典使用调整后的读音,其认为可能是人民教育出版社了解的早,率先改革了,因为这一标准预计很快就会公布。

  2月19日下午,记者还就此事致电负责教材编纂的人民教育出版社求证,该社小学语文编辑室表示将予以书面回应,但截至发稿前,记者尚未收到其回应。

  (综合齐鲁晚报、北京时间)

网站地图 申博娱乐 申博娱乐手机登入 申博太阳城现金网 ag真人娱乐
菲律宾申博管理网登入 正规申博开户登入 138申博体育在线娱乐 菲律宾申博在线开户登入
百家乐真人游戏 申博游戏手机下载 申博棋牌游戏 申博游戏平台
申博百家乐 申博客户端下载 申博电子游戏 申博138
极速百家乐 申博真人游戏 申博代理开户 申博游戏登入